美国商界领袖对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表示欢迎

美国商界领袖普遍对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表示欢迎,但强调有必要继续为达成一项可能让中国输美产品不再面临惩罚性关税的协议进行谈判。

企业高管认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表明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得到缓解,这可以改善投资条件,并引发中美实现更全面休战的希望。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首席执行长David Solomon表示,与一年前的情况相比,该协议的签署有助于形成有利的做市环境。美国最大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公司(Intel Co., INTC)的一位律师称,他希望这项协议能促成美中之间更大程度的贸易合作。波音公司(Boeing Co., BA)首席执行长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表示,两国领导人正携手“打造一种公平互利的贸易关系”。

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汽车业务总裁韩瑞麟(Joe Hinrichs)表示,美中两国政府旨在通过继续谈判解决其馀问题的努力让这家底特律车企受到鼓舞。

华盛顿的一些代表企业的商界团体也持同样看法。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会长Thomas J. Donohue表示∶“两国政府不懈努力,迈出了重建信任、让这一全球最重要商业关系某种程度上恢复稳定的重要一步,我们对此表示赞赏。”他说∶“这项协议在新年伊始为美国企业提供了亟需的确定性。”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近同意将中国输美商品某些类别的关税从15%降至7.5%,但保持对约3,7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措施。特朗普在周三的签署仪式上承诺,如果美中能在下一轮谈判中就更广泛的经济政策调整达成一致,将取消这些关税。

“工作尚未完成,”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会长艾伦(Craig Allen)称。“美中协议的实施将至关重要。并且,美中在签署第一阶段协议之后,应迅速就其馀问题继续展开第二阶段谈判。”

美国计算机行业协会(Computing Technology Industry Association)公众倡导事务执行副总裁Cinnamon Rogers称,美中协议“意味著美国科技行业将迎来一个关键时刻。”该协议条款规定,对窃取美国技术的行为将采取更强有力的保护措施,并加大惩罚力度;同时,该协议使美国企业更容易在发生违规行为时说服中国有关部门启动刑事调查。Rogers和其他许多人一样,已敦促美国政府继续促使中国充分履行中方承诺,并争取达成第二项协议,为更广泛的改革奠定基础。

西雅图律师Dan Harris的律师事务所主要为在华开展业务的公司提供咨询。Harris称,从理论上看,这听起来的确不错,问题是,中国从很早以前就开始把看起来非常不错的内容写入法律,特别是知识产权法律,但不想执行时就不执行了。

虽然电子企业将受益于关税下调,但尚无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将放松对向部分中国大型企业销售芯片的限制,这些限制已经损害了芯片公司的收入。

尽管美国股市在美中签署协议后小幅上涨,但一只涵盖主要半导体股票的指数周三收盘下跌了逾1%,

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Dan Ives在一份电子邮件形式的研究报告中称∶“虽然近期的关税问题得到解决,乌云在消散,但现在的焦点转向了第二阶段贸易协议的细节和路线图,以及围绕知识产权保护和其他强制性技术转让问题的具体内容,形势依然不明朗。”

美国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的官员表示,他们将密切关注该协议的执行情况,并协助谈判,“以解决更多不公平贸易和投资做法的问题。”

特朗普在2018年初威胁对中国采取关税措施,随后对中国加徵了一轮又一轮关税,在此期间,商界领袖一直直言不讳地表示反对关税。

关税对零售业的打击尤其严重,业内人士谨慎称赞了周三签署的贸易协议。

出席了协议签署仪式的全美零售商联合会(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主席Matthew Shay表示∶“在所有这些关税取消之前,贸易战不会结束。”

沃尔玛(WalMart Inc., WMT)一位发言人称,公司对上述协议的签署感到高兴,但希望这份临时协议能够促使双方达成一项允许取消所有关税措施的全面协议。

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American Apparel & Footwear Association)是少数几个对协议细节提出抱怨的组织之一。该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长Steve Lamar称,美国计划未来将关税作为一种执行机制,这可能会进一步损害消费者利益。

Lamar称∶“我们认为让美国公民承担税负并不能有效促使中国改变政策和行为。”

美国鞋类分销商及零售商协会(Footwear Distributors and Retailers of America, 简称FDRA)会长Matt Priest称,这项协议“将带来更多一些确定性,这对于就业增长和鞋类零售价格稳定至关重要。”他还说,鞋类平均关税税率仍为12.2%,部分童鞋的关税税率高达67.5%。

Priest称∶“关税提高了消费者的成本,而且鞋类关税对工薪家庭的伤害最大;这也正是我们认为在这场持续的贸易战中鞋类关税不应被用作武器的原因所在。”

代表著休闲娱乐业1,300多家制造商、供应商和零售商的美国户外产业协会(Outdoor Industry Association)估计,去年1月至11月,该协会成员公司为中国输美产品支付了77亿美元的关税,高于2018年同期的52亿美元。该协会负责政府事务的副会长Patricia Rojas-Ungar对上述协议表示赞赏,但她称,该协会将继续推动取消关税。

乙醇生产商是少数几个明确对协议表示满意的群体之一。在贸易战期间,农业部门基本上被中国市场拒之门外,而协议将保证美国对华农产品和食品出口增加数十亿美元,农业部门将成为协议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乙醇倡导组织可再生燃料协会(Renewable Fuels Association)的负责人Geoff Cooper说∶“由于中国对我们的产品徵收惩罚性关税,美国乙醇生产商遭受了重大经济损失,我们渴望与中国恢复更开放的贸易关系。”

美国铝业公司(Alcoa Corp., AA)首席执行长Roy Harvey说,在公司寻求更强劲增长之际,中美进一步的谈判可能会对公司有益。他在电话会议上向分析师谈到第四季业绩时表示∶“这为我们加快业务改善提供了催化剂。”

商界领袖表示,预计这两个全球大型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关系仍会拖累其近期的财务表现。

巴拿马运河管理局局长Ricaurte Vasquez表示∶“我们做出商业预测的假设前提是,保护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将继续存在。”Vasquez称∶“我们青睐更开放的市场,更开放的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