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两国同意贸易休战

美国和中国迈出达成贸易协议的第一步,美方周五称将暂不实施一项针对中国商品的加征关税计划,中国则表示加大购买美国的农产品。此前两国贸易磋商一度脱轨。

双方将一些棘手问题的许多细节留待未来几周或几个月解决,包括中国对知识产权规则的执行、中国对美国开放市场、中国对国有企业的补贴以及如何处理美方已经对近3,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问题。

受中美贸易关系缓和的新迹象提振,道琼斯指数收盘走高,涨319.92点,报26816.59点,涨幅1.21%,该指数盘中一度上涨超过500点,在双方临时协议的细节公布之后收窄涨幅。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美中高级别官员在华盛顿经过两天的会谈之后粗略敲定了一项框架,包括中国同意购买总价400亿-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但未具体说明中方采购于何时进行。

特朗普政府表示,作为交换,将暂停定于下周生效的、将年度进口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关税从25%上调至30%的计划。

特朗普的贸易顾问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椭圆形办公室表示,定于12月份对电子产品、服装及其他进口消费品加征的关税到目前尚未搁置。这一关税计划对于许多美国公司来说构成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贸易专家、为特朗普政府提供咨询服务的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如果事实证明这就是全部内容,我们本来可以在一年或者更早以前就获得这些结果。”

白宫周五表示,特朗普收到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封非常友好的来信。根据白宫提供的翻译件,习近平说,我非常重视你们对农产品的关切,最近中国有关企业已经加快采购美国的农产品,包括大豆和猪肉。

美国官员周五称,两国表示在知识产权保护及防止操纵汇率的规定方面取得进展,不过官员们没有详述。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今年2月时曾表示已与中国达成一份外汇协议,并称该协议足以推迟稍早一轮关税举措。

农业协议的细节较为粗略。如果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购买额在一年内提高400亿美元至500亿美元,增幅将相当大。在2017年贸易战没有开战时,中国每年从美国进口约240亿美元的食品和农产品。但若承诺的采购额分散到一个较长的时间段,那麽增幅就没有那麽大了。

康奈尔大学中国专家和经济学家Eswar Prasad称∶“此次宣布的有关即将达成协议的内容,几乎没有解决任何导致两国经济和贸易摩擦的重要根本问题。而且从企业的角度来看,相关内容也不能降低未来双边经济关系的不确定性。”

特朗普提出了未来几周与中国敲定第一阶段协议的时间表。按照该计划,后续将会有一到两个阶段的协商,具体时间跨度还不确定。他表示,确保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的规定基本确定,但部分内容将包含在第二阶段商讨中。有关外资企业在中国的强制技术转让问题可能会在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的谈判中涉及。

美国农场主对于上述谈判进展表示欢迎。此前中国限制对美国农产品的进口,以回击美国的加税行动。农业行业组织“农场主支持自由贸易”(Farmers for Free Trade)联席常务董事布雷恩.屈尔(Brian Kuehl)称∶“中国承诺提高农产品购买额的消息令人高兴,但具体时间、价格、相关产品以及很多其他问题仍需解答。”

美国商业团体的态度更谨慎些。大企业团体美国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期待看到相关进展的细节,并敦促两国政府共同努力促使中国进一步进行结构性改革并取消关税。”

据一位了解相关决定内情的人士透露,本周早些时候,白宫表示将放行许可审批,以便让一些美国供应商能够恢复与华为的业务往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的官员尚未透露何时开始批准许可证。

周五的声明显示,贸易战最近趋于缓和的势头得以延续。在来自企业及共和党人的压力之下,特朗普此前将原定于10月份上调的关税推迟了两周,并开始更积极地谈论与中国合作。

中美这场贸易争端始于2017年,当时特朗普政府首先发难,由莱特希泽按照美国贸易法规301条款对中国经济行为展开调查。调查的结论是有证据显示中国侵犯知识产权、进行强制技术转让并且通过网络攻击令企业受益,之后特朗普在3月份作出回应授权加征关税,目标最初只是美国从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主要为进口工业品。

自那之后美国的关税逐步扩大到从中国进口的大部分商品,包括9月1日对1,110亿美元进口商品(主要为消费品)征收15%的关税。中方则回应以反制措施,对美国农产品、汽车和其他产品加征关税。

周五讨论的框架表明了美方迫使中方做出长期让步、尤其是改变中国产业政策以及对国有企业补贴行为做出让步难度有多大。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正在为双方进一步磋商做准备,通过这些磋商随后可能达成一份更全面协议。Arnold Porter高级顾问、曾负责中国事务的前美国贸易代表助理Claire Reade表示∶“这更多是在一定程度上推动谈判重回正轨,并且著手处理那些不是那厶容易应对、但最终仍需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