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可能放松对保险机构投资永续债的限制

据政策顾问向MNI表示,部分中小银行在2019年永续债高峰发行之后可能仍难以达到其他一级资本构成(AT1)的监管要求。为促进永续债的需求,中国政府可能会放松保险机构购买银行永续债的限制。

2019年国内银行共发行了5695亿元永续债,平均AT1资本缓冲与风险加权资产比例扩大一倍达到1.03%,但仍低于巴塞尔III框架最低要求1.5%。中国4000多家区域性银行中只有3家在2019年发行普通债券,总规模为146亿元。

到2020年目前为止,已获得发行永续债许可的7家银行中有6家都是区域性中小银行,发行总额度为1000亿元左右。但据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认为,中小银行永续债售卖方面存在难度。穆迪分析师尼古拉斯?朱(Nicholas Zhu)预计今年永续债发行总量空间有限。

两位政策顾问向MNI表示,为刺激需求,金融监管部门可能会在今年某个时候放松保险公司投资资产规模不足1万亿元的银行发行的永续债的规定。尼古拉斯?朱也认可这一观点,但他认为,保险公司投资范围可能会限制在AAA评级银行发行的永续债。

-保险公司需求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表示,“对银保监会来说,这会是一个很好的举措。保险公司是金融机构,对银行运作原理很了解。”另一位要求匿名的政策顾问也预计会放松对保险机构投资永续债的限制,这位来自中国7大保险公司之一的人员认为,这会促进小规模保险机构对区域性银行其他一级资本构成(AT1)的需求。

今年1月,杭州银行发行了票面利率为4.1%的永续债,相比3月份邮政储蓄银行发行的800亿元永续债利率高出了24个基点。

王一峰表示,监管部门希望确保永续债买家不要承担过多风险,永续债作为 AT1债,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当银行被监管部门认定无法继续经营时,这类债务可以被核销。

王一峰称,“监管部门有很多工具支持债券发行,因此价格不会上涨。金融风险才是要关心的问题。”

和优先股的情况不同,中国政府不要求银行提供永续债投资人情况,这意味着在风险隐藏在公众看不到的地方。

-资本不足

根据光大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银行系统可能需要补充1.2-1.5万亿元来自弥补资金缺口,多为区域性银行。王一峰和匿名政策顾问都表示, 大部分中小银行更为急迫需要的是核心一级资本。核心一级资本需要区域性银行过留存收益或发行普通股的方式来补。实现这一目标目前存在难度。

朱认为,“就发行股票来看,还有大量国内企业在排队等待上市。而留存收益也不现实,因为今年中国经济不乐观、中央银行呼吁全国银行向实体经济让利。”

相应的,一些银行将需要转向地方政府救助。4月1日甘肃银行股价暴跌40%,本周二披露称甘肃政府融资平台认购了银行内资股为该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重组。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今年会大力推进中小银行的重组和改革。

2018年12月中国银行获准发行永续债。中国人民银行为提高永续债的流动性,创设了央行票据互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