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一次还能充当拉动全球经济复苏的火车头吗?

要让全球经济在今年重新站稳脚跟并非易事。但若没有来自中国的更多帮助,则将难上加难。中国曾是带动全球从上一次经济危机中复苏的火车头。

在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中国对原材料及其他商品的需求飙升,推动了全球经济增长,为巴西、德国等地的经济回暖提供了支撑。澳大利亚等一些国家当时之所以避免了经济衰退,几乎完全要归功于与中国的贸易。

而这一次,中国不太可能提供那麽大帮助。中国经济尽管近来出现了强劲反弹的迹象,但所受冲击比2008-2009年的时候要严重得多,因而其带动其他国家和地区摆脱由新冠疫情所引发经济衰退的能力有限。

与以往经济低迷时期相比,中国目前在刺激性支出方面表现出了更多的克制。此外,中国一些行业的自给自足能力较以往增强,这意味著中国需要进口的东西可能会变少。

德国南部的风扇和电机制造商ebm-papst Group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Thomas Nuernberger说,来自中国医院和数据中心的需求已经恢复。不过,对汽车行业和向其他地方出口产品的中国制造商的销量大幅下降。他预计,中国消费者和企业的谨慎情绪将拖累增长,降低“V型”复苏的可能性。

行业组织德国机械工程工业协会(Germa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Industry Association)执行理事Thilo Brodtmann表示,他认为,2020年中国不大可能有像2008-2009年那样的表现。他说∶“中国有相当多的公司正举步维艰。”

预计中国今年仍将是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强劲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增长1%。中国第一季度经济萎缩了6.8%。预计美国、德国和日本今年将收缩5%以上。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任何幅度的增长都可能带来重大影响。中国购买大豆正在使美国农民获益,尽管总购买量尚未达到美中贸易协议中承诺的规模。今年前四个月,爱尔兰对华猪肉出口同比增长80%,当时中国正在应对猪流感疫情。

不过经济学家表示,总的来说,中国需求提供的动力没有上一次衰退期间那麽强劲。一些国家受到的冲击如此严重,就连中国的旺盛需求也无法令其脱离困境。

2008年,中国推出了规模达5,860亿美元的一揽子刺激计划,相当于该国当时经济产出的约13%。随之而来的是借贷的繁荣。2008年中国经济增长了9.7%,2009年增长了9.4%。

其大部分支出用到了公路、机场和住宅等基础设施上,推动了中国对铁矿石等进口原材料的需求。澳大利亚是一个主要的受益者,2008年该国经济增长了3.7%,2009年增长了1.9%。

澳大利亚一位采矿业高管称,今年与中国客户签订的年度铁矿石供应合约超过了2019年同期水平。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需求从巴西转移至澳大利亚,巴西是受到新冠疫情更严重冲击的另一个铁矿石供应大国。

然而这并不是澳大利亚要避免经济滑向近三十年来首次衰退所需的那种需求激增,该国的消费者支出已大幅下降,一些预测显示,澳大利亚年度GDP将收缩4%甚至更多。

有关新一波疫情暴发的不确定性令前景进一步蒙上阴霾。

Geraldton Fishermen’s Co-operative Ltd.从西澳大利亚州捕获的岩龙虾中有90%出口至中国,该公司首席执行官Matt Rutter表示,在暂停捕捞一个月后,该公司今年4月和5月对中国的出口量已恢复到历史平均水平。

但来自中国的需求在6月份再次大减,因当月北京市最大的食品批发市场爆发了新的新冠状病毒感染病例。

Rutter说道∶“中国市场可能需要6到12个月才能恢复。”

泰国的情况与此类似,该国经济严重依赖中国。中国的需求帮助稳定了泰国主要出口商品橡胶的价格。Bothong Rubber Fund Cooperative Ltd.的经理Raweeploy Yutthacharoenkit表示,一些中国公司正在扩张,Bothong已经很难跟上需求,特别是在泰国胶农因新冠疫情减产之后。

不过,预计泰国经济今年收缩幅度仍将高达8%,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中国游客基本不去泰国观光旅游了。

在韩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商YoungjinIND Co.已经恢复生产,这要归功于来自中国芯片制造企业的订单。2月份和3月份,来自中国的订单降至零。

但YoungjinIND规划团队负责人Park Jong-jin表示,订单规模仍仅为去年水平的三分之一。

出于对债务不断上升的担忧,中国政府今年慎于利用刺激措施推动经济增长。据IMF估计,中国财政措施规模与GDP之比为4.6%。新加坡国立大学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东亚研究所客座研究教授Christine Wong估计,如果把所有政府预算都考虑在内,上述比率可能达到7%。

然而,在某些情况下中国比以前更有能力满足自身需求。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China Construction Machinery Association)的数据,在建诛领域,挖掘机械产品销量5月份同比大增68%。

不过,这种激增的驱动力是,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Sany Heavy Industry Co., 600031.SH, 简称:三一重工)等国内生产商挖掘机械产品销量增长76%。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以卡特彼勒公司(Caterpillar Inc., CAT)、日本小松制作所(Komatsu Ltd.)等海外生产商为源头的采购仅增长了3%。

泰国塑料行业协会Thai Plastic Industry Association主席Somchai Techapanichkul说,该协会的会员企业也看到了类似的趋势。

“中国已经开发了自己的塑料,而且价格更便宜,”他说。“他们可能不再想要我们的产品了。”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 A.G.)驻法兰克福的首席经济学家Joerg Kraemer表示,中国转向更依赖服务业而非制造业的长期转变,已进一步抑制中国对助力其成为世界工厂的专业机械设备的需求。

消费者支出帮助一些行业产生了新的需求,但其他行业并未受惠于此。

德国高档汽车生产商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在3月份中国的汽车工厂和经销商复工复产后,他们的在华销量强劲反弹。宝马汽车公司(BBMW AG)近期公布,第二季度该公司宝马和Mini品牌在中国的销量同比增长了17%,这部分弥补了第一季度销量大幅下降的影响。

但德国汽车工业协会(German Association of the Automotive Industry)在7月3日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今年中国乘用车市场整体上可能较2019年萎缩10%。德国大型汽车供应商近期宣布裁员数万人。

为德国政府提供咨询的Council of Economic Experts主席Lars Feld称,德国等西方国家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大环境恶化,使得问题进一步复杂化。Feld指出,为了应对中国的保护主义,德国增加了中资在本国投资的壁垒。

德国西北部大型农业机械制造商Claas KGaA mbH的发言人Wolfram Eberhardt表示,总体而言,目前中国不是一台增长机器。行业官员抱怨称,全球农机行业正受到中国需求疲软和不公平竞争的拖累。

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表示,现在美国可能处于更有利的地位,能够带领全球经济走出衰退。Zandi称,美国政府针对新冠疫情采取的财政政策规模相当于今年GDP的13%。

然而,美国和其他一些发达经济体的新冠病例数不断上升,威胁到它们引领全球复苏的能力。这让许多公司寄希望于中国。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Wong表示,中国仍将是全球的一个增长引擎,但如果中国以1%的速度增长,那只是勉强前行,无法以很快的速度拉动任何经济体。